城市發展──專業化及草根運動」公開論壇和絕食宣言

工程公司在昨日(15號)申請漏夜開工的許可證,於即日得到環保署批准,於是在一片反對聲下,政府的反應竟是加快清拆,務求生米煮成熟飯,以製造既成事實對抗越來越烈的反對聲音。

於是,我們眼巴巴看著工人將吊索扣在鐘樓之上,巨型起重機蓄勢待發,要將剛過49歲生辰的天星鐘樓,毀之而後快。我們不知道日出時鐘樓還會否健在,望著鐘樓,我憤怒得忍不住淚水──我無法理解這個野蠻的政府,也無法原諒那些運用公權力的罪犯──曾特首、孫局長、工程公司、還有那些一臉倨傲的高級警務人員。

記住,歷史會記住你們的名字,你們今天的野蠻、卑鄙,將叫你們愧對你們的子孫!

七位年青人,在即將被拉倒的天星碼頭鐘樓下,開始了為時49小時的絕食。他們踏著前人的步履,以自己最樸素的武器--身體,抵抗推土機背後的強權和倨傲。

請各位市民繼續支持,以你的方法去為他們打氣。你也可以將你拍過有關天星碼頭的照片,帶到天星碼頭貼起來,為它作最後的裝飾。

絕食宣言

1966年4月4日,青年蘇守忠在中環天星碼頭站立,進行絕食抗議;當年他身後的鐘樓行將被殘殺的時候,我們亦絕食了。

諷刺的是,蘇守忠當年對抗的是外來殖民政權,我們今天抵抗的,竟然是號稱「港人治港」,自詡「以民為本」的特區政府。

有人說,我們太遲了,我們說,反對的聲音從來沒有間斷,專家及民間另類方案早已完備,政府聽不進去;我們身體力行走上街頭示威抗議,我們用身體阻擋過推土機,我們用身體衝破過警察的防線。可是,天星的清拆沒有停止,反而是加速!我們只好以身體再作一次抗爭。

天星碼頭鐘樓一天一天走向滅亡時,我們得到的,竟然是官員一次又一次的謊言,更多讓人昏昏欲睡的文字遊戲,當我們的官員對歷史保存一竅不通,連古物古蹟諮詢委員會的文件也看不懂,當局長孫明揚連「原件搬遷」(relocate)與「重建」也不甚了了,我們不知道還能跟政府說甚麼道理;我們只能再次以人民最樸素的武器--身體,抵抗推土機背後這只黑手。

我們的聲音清楚、瞭亮而直接:

我們要求立即停止清拆天星碼頭鐘樓,讓香港市民的文化遺產、公共空間回歸真正的民主商議程序 ,重新再規劃。

我們要真正的以民為本,我們要做真正的香港人,我們要真正的香港文化。

一群香港市民
2006年12月16日

廣告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文件、信件、聲明 Documents, Letters & Decla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