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介入 救救天星

越界 香港經濟日報
2006-11-22

藝術介入 救救天星 ﹣﹣ 蕭曉華

  11 月 11 日,天星碼頭及其仍能準確報時的鐘樓,從此功未成、身已退,下月底更面臨清拆危機。

  有時間、人物、地點,天星的一切,都是歷史。然而,「米已成炊」的城市規劃告訴我們,歷史只能留存於照片中,成為回憶;而回憶,「不能濫用作為妨礙社會發展的充份理據」(民政事務局局長何志平的說法)。
  但一日鐘樓未拆,就代表天星與我們仍有希望。這幾個月來,文化藝術界紛紛發起藝術行動,決意以身體、音樂、錄像及社區藝術,來拯救這位 48 歲的「香港版大笨鐘」。

  天星碼頭雖已被「七號碼頭」所取代,但社會人士仍在竭力挽救其「實體」的存在。如中西區區議員阮品強、長春社等仍在碼頭進行簽名呼籲;同時,來自YMCA「公共藝術」工作坊的導師曾德平和 Ger,聯同 10 多位青年藝術家,在 8 月的「820 拯救天星藝術行動」中,於碼頭進行裝置及表演,以喚起市民關注。如 10 月 22 日的「燦若繁星」,就廣邀市民在地上以粉筆畫星,為保留天星鐘樓許願,「但係我唔識得畫星喎!」路過的太太 A 說,「畫你心中的星星咪得囉。」在旁的太太 B 說。

社區藝術?社會運動?

  上周六晚,紀錄片製作者楊陽帶備手提電腦,再配合錄影力量提供的投影機,將「救我」、「I am not your problem」等字幕投影於天星碼頭的鐘樓牆身,成功完成一個歷時 20 分鐘的「錄像作品」。當晚及翌日,傳媒均報道是項「社會行動」,讓市民知道,維港的「幻彩詠香江」多了一個「拯救鐘樓特別版」。「也多得場內保安與警察,待行動結束才作口頭警告。唉,大家都體諒,唔想鐘樓拆啊!」楊陽說,其行動沒血腥、沒衝突,而作品中虛擬的錄像,更不留任何損壞痕。

  藝術家憑作品的影響力參與社會運動,然而,他們卻常被配以被動角色。「每次都好似龍虎舞獅,等行動進行到某階段,才被團體call出來表演。」曾德平說。但今次的「820行動」,卻是一個反傳統的自發行動。「好似楊陽的 work,如果事前同其他組織開會,佢一定為投影的口號討論好耐。大家思維方式唔同,我地好 straightforward。」他補充。

  像自由插畫家陳花苑,就將鐘樓外觀製成版畫,懸掛於碼頭的當眼處。「想講明文化藝術唔一定係高不可攀,唔一定要展示博物館。」她說。「不採用遊行方式,也是考慮媒體 present 的效果;同時,『公共藝術』強調互動性,讓過路人停下來,參與、對話,製造一個思考的空間。」楊陽說。

反思與拆解

  例如,在地上畫粉筆畫,會否被罰千五元?這是行動過程中的疑問,「好多人唔知可以,因為大家習慣倚仗約定俗成的行為規範和價值觀(亦有人說,享受公共空間,豈不與菲傭無分別?),欠缺對公共空間權力關係的反思。而且,仲有好多模糊地帶係官員都唔知,要慢慢試出來。」「820」中的青年藝術家李穎姍續說,「我住九龍,起初對天星感受不深。這次行動,加深我對這個社區的歸屬感。而我的作品(把每張天星照片的鐘樓部分剪去,喻意缺失),都靠實地觀察、體會。原來,好多人度影相留念,但影相無用,唔通下一代望張相就知咩叫歷史?」

  「我地坐度時,更有唔少市民走來同我講,『城建運動』令佢受幾多委屈。我習慣幫政府講好說話,包容以發展為理由的失當規劃。」楊陽說。

  「政府最叻係粉飾太平,重建與規劃不過係商家競爭的藉口。當發生了像天水圍這類城市規劃(不當)引致的家庭暴力,拍個講『一家人』的宣傳短片交貨就算。」獨立樂隊粉紅 A 成員說。這天他們亦為鐘樓張貼「拯救」標語,「天星唔同利東街,唔牽涉街坊等利益關係,所以要站出來。而且,中環填海拓展規劃存在問題(如建 P2 公路的設計上一直沒考慮天星),唔係保留集體回憶咁簡單。」

延伸保育問題

  這天,他們繼續讓公共空間延伸成發表平台,讓市民在字條寫下心聲,然後將之以膠紙貼於地上:「假古董 = 毀滅文化的武器」、「要是連這麼的一個地方也要讓路給錢,那倒不如把香港『斷斤』賣出去吧!!」、「保留天星不是為了保留回憶,而是爭取更優秀的城市規劃」、「怪不得市建局的重點標語是『活化社區』—— 先弄死,後活化。仿古碼頭算是給我們頒個安慰獎?」

  「行動會一直繼續下去,而這些心聲更將會結集成書。」曾德平說。事實上,立法會於 9 月 20 日的規劃地政及工程事務委員會中,已一致通過要求政府暫緩清拆天星碼頭。「記者問我們預期達到甚麼效果,其實係無期望。又有人問行動係咪太溫和,但我認為深化大眾對保育抱持的觀念更重要。是行前一步了,不少人開始關注深水及觀塘等重建區域;天星事件亦送給香港人很多議題,例如,現行規劃原則是甚麼?天星的聲音被毀化成噪音,原來它悄悄地讓我與天地連起,這種精神性實在不易被取締。」楊陽說。

———————————-
藝術講堂 Appreciation
  公共空間:理論上,不論公園、茶餐廳或酒樓,能夠讓大眾有發聲機會的場所都可以被歸為公共空間。
  社區藝術(community art):意味以創作及藝術為手段,深化人對社會種種變遷或不平衡的形態作出深入探究的「社區行動」(community-in-action),是發展公共及民間社會意識的重要搖籃。
  公共藝術:有意識地藉在公共空間展示藝術品以傳達訊息。在香港,先以「紀念像」的形式在 1880 年代出現,例子如現在位於維園的維多利亞女皇銅像。而藝術家在現時制度中,則愈來愈多使用行為藝術加裝置形式,如曾德平曾在六四期間,背一個插白花、以紙製的白色坦克形背包花瓶,走到街上及前往尖沙咀的公共藝術品《翱翔的法國人》旁獻花。

廣告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回顧、反思和展望 Revisits and Reflections, 大衆傳媒 Mass Media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