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間人權陣線』對警察無理起訴反對拆毀天星碼頭示威者的立場書

『民間人權陣線』對警察無理起訴反對拆毀天星碼頭示威者的立場書

政府在漠視民意的情況下強行拆毀中環天星碼頭的事件,引發了一場始料不及的民間運動。即或於在電子媒體上選播了示威者與警察有肢體衝撞互相推拉鐵馬的過程、也有示威者闖入工地站在推土機上表示保衛天星碼頭決心的畫面,但這些在置身現場之外的觀眾眼中看似暴力、失控的場面,背後所承載的反倒是對政府一向的愚民政策最直接的控訴。

首先,且也見盡於大小報章的社評、以及網絡媒體中反覆批評香港政府傾斜的政策諮詢機制~名義上是諮詢公眾,但所選取的形式,絕大多數是以文字為主,且政府多採取一種被動的“聆聽”多於主動的探勘,往往未能捕捉升斗市民的民間意見,甚至只能反映出政府對小市民意見的輕忽,此視為第一種的傾枓,只傾向一些能文善賦的社會精英聽取他們的精闢意見;

第二、即或專家的意見,只要是與政府既定的政策方針有所不同,也不盡見得會被採納和尊重。於是在是次清拆天星碼頭的事件之中,即使社會輿論、專業人士、甚至政府所諮詢的古蹟部門,均對保留天星碼頭及鐘聲從多角度的基礎提出保留的意見,但均被摒除於考慮之列(有些更被刻意的刪除彷彿不曾存在於諮詢的過程中),甚至換不來一時半刻的討論空間,只見政府漏夜趕工清拆,實踐其推崇強政勵治。此視為第二種的傾斜,傾斜於在清拆過程中的既得利益者,也凸顯諮詢的既定內容和參與政府主導的諮詢的無聊。

當市民吸收了因零三七一大遊行,及去年WTO期間的經驗而引起對社會運動的反思之後,民間社會便越益發現不能再局限自身的意見於政府傾斜的假意諮詢之中,更不應沈默於政府的強政勵治而相互配合令一些官商勾結的政策得逞。故此這批年青的、分散在社會中各階層的、憑著一腔愛港的熱血市民,以他們的軀體作為最原始也是唯一的工具,在最後的關頭與代表著與民意背道而馳的推土機來一場最直接的抗爭。

於2006年12月14日晚上至翌日淩晨,在示威人士慶祝天星碼頭四十九歲的燭光集會中,警方以不合理的手法圍堵十三位示威者~他們本打算以和平靜坐方式阻礙工人進入工地來抗議清拆行動。但當晚警方以不人道的方式,築起雙重的人牆令他們只能在狹小的空間中呆站五、六小時,並限制被圍堵示威者的人身自由,即使當中有示威者表示不適要求離開,以及提出如廁的需要,警方卻堅持要示威者出示身分證方可如願,更甚是其中一名被圍堵的示威者中最終要在人牆內如廁,但警方的攝錄機仍不停的攝錄示威者如廁的過程。為此本陣線表示嚴正的指控,認為事件中警方絕對有濫權之處。

此外,近日警方正式落案起訴個別的示威人士,以及仍然保留對其餘的示威者的起訴權利。本陣線重申這場由人民自發保留天星碼頭的運動中,基本上他們以各種形式(集會、示威、文化、演藝、研討會、絕食等)所表達出的意見,正正就是過去政府所忽略(甚至是刻意迴避)的市民和代表他們的聲音。要是警方仍然執意要以一些莫須有的理由(公眾地方行為不檢、阻差辦工、刑事毀壞、藏有攻擊性武器)起訴個別示威人士,則進一步顯明香港政府殺雞儆猴之心,製造恐慌進一步打壓市民表達對公眾事務的意慾和關注,只能甘於在特定的建制、時間、場合、形式,表達一些特定的意見,甚或乾脆抽身,任憑己身擔當強政勵治下的愚民。對這些自發參與社會事務的示威者無理的起訴,實在是對民主社會發展、以及港人治港的理想政制發展的一大諷刺!

故此,民間人權陣線強調促請:

1.
警方撤銷對個別示威人士的起訴及放棄對其餘示威人士的起訴權利;
2.
政府自我檢討對公眾諮詢應採用如何的態度?就此必須把反對清拆天星碼頭的示威者的聲音和形式納入考慮,成為未來各項政策諮詢架構中的一項參考。

民間人權陣線
2007年1月10日

廣告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文件、信件、聲明 Documents, Letters & Decla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