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提您兩件事

請於星期二早上到高等法院聲援,支持原地保留皇后碼頭。

星期二早上十點高等法院七號庭,本土行動司法覆核聆訊

皇后碼頭司法覆核法援上訴得直

皇后碼頭的司法覆核聆訊將於明天﹝星期二﹞早上十時於高等法院舉行。大戰前夕,本土行動兩名申請人何來及朱凱迪,在法律援助的上訴聆訊中先勝一仗。高等法院聆案官歐陽桂如在今日中午,推翻法律援助署的決定,裁定兩名司法覆核申請人得直,有權得到法律援助署的資助,繼續司法覆核聆訊。

由於今早的進行的是內庭聆訊,在徵詢律師意見後,申請人只會約略交代整個申請過程如下:

一﹞高等法院法官林文瀚於七月三十一日﹝二﹞准許何來及朱凱迪的司法覆核申請,該司法覆核申請指出,前民政事務局長何志平判定皇后碼頭不是古蹟的決定是「非法」和「非常不合理」的。由於訴訟可能涉及近百萬的堂費及律師費,兩名申請人同日便到法律援助署申請法律援助。法律援助署當時表示,要獲得法律援助,申請人需要經過兩項測試,包括﹝一﹞涉及的訴訟要有勝算;﹝二﹞申請人的資產符合當局要求;

二﹞星期五晚上,申請人收到法援署的電話,表示申請人的司法覆核不能通過第一項測試﹝即有勝算的測試﹞;

三﹞星期六下午,申請人提交新的文件,要求法援署覆核申請,法援署當日維持原來的決定。兩名申請人不服決定,獲安排於今早在高等法院上訴;

四﹞在今早的內庭聆訊中,兩名申請人指出,有關皇后碼頭的司法覆核申請,意義重大,因為聆訊除了涉及皇后碼頭一地的保育問題,更涉及古物古蹟條例和政府整個保育架構的運作,聆訊將有助政府及市民共同檢視目前的法例及制度的不足。他們認為,由於是項司法覆核主要關乎一項公眾議題,並不涉及個人利益,申請人能否勝訴不應成為法援署拒絕申請的唯一理由。最後,申請人亦認為,自己擁有的資產非常有限﹝符合法律援助的資產要求﹞,若果得不到政府法律援助,實在難以承擔可能面對的律師費用,有關司法覆核申請亦可能要臨時中止。高等法院聆案官歐陽桂如聽取申請人及法援署的表述後,判兩名申請人得直,有權得到法援署資助繼續司法覆核。

本土行動

二零零七年八月六日傍晚六時四十分

==========================
皇后碼頭被警方清場當日, 你在哪兒?
戲劇工作坊 –李俊妮

日期: 2007年8月7日 (星期二)
時間: 晚上7時30分至9時30分
地點: 舊天星空地
內容: 皇后碼頭被警方清場當日, 你在哪兒? 被重重鐵馬重重警方陣線隔開, 在鐵欄外不得而入的人們? 是留守在碼頭內, 將要被強大警力抬走的人兒? 還是在碼頭上蓋, 被暴烈的陽光猛曬一整天的朋友? 就算你當天不在現場, 在家看電視直播的你, 也可能心有戚戚焉. 就讓我們以戲劇形式, 重溫當日因不同崗位,不同地點所併發出的複雜感.

廣告

2 則迴響

Filed under 皇后碼頭 Queen's pier, 街頭抗爭 Streets Actions, 文件、信件、聲明 Documents, Letters & Decla, 最新活動 ﹣﹣ 一起來參與 Recent Activities

2 responses to “提提您兩件事

  1. 楚寒chu han

    为权利而战,何来滥用司法
    载于《苹果日报》8月8日《论坛探针版》
    美国加州 楚寒

    在8月1日香港警方展开皇后码头清场行动之前,本土行动成员向高等法院申请司法复核并获接纳。部分亲政府传媒批评他们“令市民觉得司法一再被滥用、司法尊严一再被削弱,那将蚕食公众对法治的信心”云云。
    此言谬矣!这些年来,每当市民为保存香港的独有文化而抗争,在正当诉求得不到政府应有的回应转而申请司法复核时,某些人士总是指责市民“滥用司法”。在我看来,市民的行为非但不是“滥用司法”,恰恰是尊重司法、捍卫司法尊严的举动。正是他们坚持不懈地“为权利而战”,正是他们永不言放弃的决心和行动,才使公众坚定了对香港法治的信心,也使香港公民社会的成长逐渐取得点滴的进步。
    这几年来,香港政府奉行“强政厉治”的施政理念,一个个世界级的海滨、商厦、政府大楼在港府的规划设计之中并逐步实施。这种逐渐“大陆化”的施政措施,令回归十年以来香港民间逐渐凝聚起来的本土意识忧心忡忡。遗憾的是,民间社会发出的诸如“保护历史古迹、留住集体回忆”的声音,在港府的强势“发展”面前显得分外微弱。争论的焦点是,这些工程带来的一时的政绩与香港独有的历史、长远的“香港精神”做比较,哪个更加重要?其实,政府的清明有为,重点并不在“强势”,而在于“明辨是非”与“高瞻远瞩”。
    美国著名政治家、首任财政部长汉密尔顿认为,行政权力就像一条江河,当河水保持在河界之内时既美丽又有用。但是当河水溢出河岸而成为奔腾的激流无法遏制时,它就会摧毁一切,造成破坏与荒凉。正因为此,西方国家几百年来千方百计地去设计制衡行政权力的制度。司法权普遍被认为是对政府权力加以制衡的重要途径,被称为社会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
    在香港,司法复核为社会提供了一个制衡政府的有效管道,它能够遏制住港府河水的奔腾激流。香港终审法院李国能首席法官就曾说:“不应该以负面态度,将司法复核视为施政障碍,反而应视为法治社会良好管治的重要基础”。所以我们庆幸,申请司法复核给了弱势市民一个抗衡强势政府的机会。对市民的申请,实在不应该泼盆冷水,应该抱有同情和鼓励。
    试想,如果在质疑、静坐、举办公众论坛甚至无限期绝食都不能引起港府倾听民意、考虑皇后码头与新路规划共存的方案,香港民间就对文物保育放弃了争取,就对集体回忆放弃了坚守,就对公共空间放弃了护卫,就任由香港成为一个“不断消失中的城市”,就在疲惫中无奈地接受港府“强政厉治”的现实,就放弃了“为权利而战”的勇气与努力,那么这一代的香港人啊,你们拿什么去否认《财富》杂志对于“香港已死”的判断呢?正是他们以申请司法复核的方式告诉世界,香港还是一个满有人情味、满载希望以及一众集体回忆的香港。
    耶林在他的法学名著《为权利而斗争》中有句名言:“大凡一切权利的前提就在于时刻都准备着去主张权利。”没有被主张的权利,只能永远停留在纸面上。对处于弱势地位的市民而言,主张权利的过程实属艰难不易。但他们没有轻言放弃,他们为了捍卫权利而努力,不因为自己的十个理由还不及港府的一个理由而气馁。
    守护本土的行动最终结局如何目前无人知晓,高等法院对司法复核的接纳给了他们信心和力量。哪怕有一点微弱的希望,他们表示也会全力争取。他们为权利而战,我们为他们加油。
    2007-08-03 e-mail:gewei108@gmail.com

  2. 本土行动:
    耶林的法学名著《为权利而斗争》中有句名言:“大凡一切权利的前提就在于时刻都准备着去主张权利。”
    没有被主张的权利,只能永远停留在纸面上。 对处于弱势地位的市民而言,主张权利的过程实属艰难不易。
    但你们没有轻言放弃,你们为了捍卫权利而努力,不因为自己的十个理由还不及港府的一个理由而气馁。
    你们为权利而战,我为你们加油。
    某些媒体指责你们,我当撰文为你们辩护。
    我人在加州,心在皇后。
    时间在你们这一边,我笃信。
    楚寒2008-08-07于美国加州sacramento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