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師奶仔的回應

其實,很多人也有類似師奶仔的觀點,請讓我把對她的回應也貼出來給大家。

師奶仔,拆碼頭不是解決中環交通的問題,這是政府的借口,他們後面有很多不給市民知道的事。
我們做的不是阻礙社會發展,我們做了一個保育與發展同步(與工程和建築師做的)的方案,政府完全不回應,也沒有讓市民知道,是可以在另外的解決方法,市民沒有選擇,其實是被逼相信一些假話。這樣的政府,真的可信嗎?

若想知道更多「實在」的資料,請看這裡:還港於民特刊

請明白,我們並不是如政府所說的阻礙社會發展,相反,我們在尋找香港發展的可能性(強調我們自己的文化歷史),大家在評論之前,請先看清楚我們在說什麼,否則,是誰不理性哩?

可以看看香港電台的鏗 鏘 集 : 是 終 結 還 是 開 始 / 五 稜 鏡/ 吾 土 吾 情 :《 第 一 集 》 皇 后 之 後

很多blogger所說的:網上人鏈@皇后

廣告

10 則迴響

Filed under 皇后碼頭 Queen's pier, 回顧、反思和展望 Revisits and Reflections

10 responses to “給師奶仔的回應

  1. 不不不平

    本土行動啲人只會去搞事–不會去做對香港有益啲事

  2. 不不不平,
    您可以舉出實際例子嗎?
    您知道我們做了些什麼?
    您有沒有,讀完這個blog內的資料?

  3. Lady Cat

    只是提供一面倒的資料, 似乎不夠公允, 看再多亦無意思。

    若要說服人, 就應要有正、反雙方同等份量的資料, 讓所有人可以自我分析。

    貓貓相信法庭的判決, 至少他們是用資料、文件等以作考慮

  4. Lady Cat

    sorry, 更正「自行分析」

    加多一句, 曲終人散了, 再為皇后花時間是為戇居。 現在是否應要督促政府, 遵守其承諾?

    雖不知「本土行動」的人給自己的使命為何?(難道一直反對政府柝舊物)….

    但貓貓覺得「本土行動」亦包括保護本土環境, 例如熱島效應、屏風、回收、再製造等問題 , 是否應要 求政府多與投資者盡社會義務?

  5. 不不不平

    本土行動係獨裁主義者–只係識得用抗爭破壞和諧

    本土行動仍然聲稱他們有權移走水碼,認為政府打壓他們的公共空間。

    如果有本土行動成員或支持他們想法的人在此,請回答我一個假設性問題。

    假如我現在作出 “最後通牒":

    我們不滿政府仍然保留皇后碼頭至今,指政府濫用行政權力拖慢工程進度,妨礙香港發展、用公帑賠償於承建商,要求政府 24 小時內清拆皇后碼頭,否則我們認為有權自行拆卸。

    好了,請問仍然認為有權移走水碼的本土行動成員,如何看我們這個行動呢?

    這是假設性問題,不用跟探討技術上能否自行拆走那些石屎柱和頂蓋。

  6. Lady Cat,

    要看支持政府的資料,坊間有很多,正正是在外邊沒有一個平台放反對政府的多元化資料(有很多東西並不是本土行動的,如最近rthk的programmes),才做這個平台。但這不是重點,妳拒絕讀更多不同類型的資料(請注意:反對政府不就只是一種論點)和多元的資料,怎麼可以討論呢?
    講理念又唔講,講理據又唔講,那請「指出」怎樣討論!
    您知道什麼是討論嗎?

    rthk 對妳來說公允嗎?
    至少看看他們的programme。

    不不不平,

    請看清楚關於水馬的文件和理據,政府的文件,只是說封愛丁堡廣場一天,若本土行動不出聲,這個人人也可以去的公共空間會被政府一直封著。
    本土行動說天星皇后,也不是只說碼頭,一直,很多不同的論點出來,其中一點(還有很多其他)是關於香港在海邊的公共空間的規劃,這是整個香港城市發展的問題。

  7. one more thing, lady cat, 如果妳是一直也有留意本土行動的事,那妳說的:熱島效應、屏風、回收、再製造等問題 , 是否應要 求政府多與投資者盡社會義務?

    我們一直也有做的。也有連結,在31st晚,屏風關注組的朋友也來了,且在我們的晚會說了話,妳不知道,是因為什麼哩?

    本土行動不是一個政黨或什麼,她是由很多一直在不同的社區和fields都「已經做緊野」的人組成,難道妳認為,大家辛苦的(我們是沒有人工的)做麼多和長時間關注,是一些「玩玩下」和「貪功名」的人會做的嗎?

    我自己做了媒體教育,電影/音樂/錄像藝術近二十年了,社會運動是九十年代初已經參與了,我們為什麼要結集一起哩???

  8. Diki

    你好,我本身是不支持本土行動的所作為的,但我亦不是完全否定你們。只是我覺得應該從中取得平衡點,而不是一味堅持你們的立場。

    本土行動經常談到找了不少專業人士來研究,我不是質疑專業人士的資格,而是一個關乎香港的工程,是否單是工程師、建築師和規劃師的意見就能決定?經濟和環境的考慮,以及工程期間對市民的影響,亦是重要的因素。

    就人工湖的方案而言,我單是看已經想到垃圾積存和臭味的問題。新界不少河樓和湖也是類似這樣以水道連接公海,可是其污染情況有多嚴重大家有目共睹。在那僅僅四版我看不到有這方面的資料,但至少在政府的回應 (即使你認為欺騙也好),有提到利用 “海底隧道" 方案,可以大大減少填海,但代價就是垃圾積存。

    至於公共空間,我是同意獨立媒體 hevangle 的那篇文章的,到底如何定義公共空間呢?本土行動就公共空間的定義一直都很含糊。匯豐總行地面、交易廣場噴水池那些算不算公共空間呢?兩者都完全符合市民可以聚集、休憩的定義。而至談到於商場的功用時,本土行動卻一直否認其存在性,認為要還於基層。但在中環的人還有多少住宅和基層呢?當佔中環大部份「人口」(指工作的人)也是白領,每天面對的是餐廳酒樓全不夠位,連在一間餐廳吃飯也很困難的時候,是否仍需考慮劃分一些地方供露宿者、老人家、釣魚人士和閒逛的人?白領也是香港人,他們也要聚集的地方。我認為不能說甚麼基層人士要公共空間便幾乎將整個填海區劃為休憩用地。

    談到本土行動本身,沒錯我反感的不是本土行動的立場,是本土的”行動”。破壞碼頭、與警方衝突、發出甚麼有權移走水碼的最後通牒,當有人質疑這些行為時,本土行動的回應來來去去都是傳媒欺騙我們。到有人貼了現場實景的影片和照片,卻辯稱塗鴉是藝術,警方沒有權驅趕,你們卻有權之類。這樣不合理的暴力行為,試問叫人怎樣去接受你們?加上,我於獨立媒體某個主題裡進行「討論」時,一直發現本土行動成員多是自話自說,你們會很用心寫成千上萬的文章去令人站在你們這邊,卻完全沒誠意去放開自己的執著和堅持去和反對本土的聲音討論。本土行動的印象在我眼中越來越差亦並非無原因的。

  9. Diki

    我本身也反對興趣軍事碼頭,可是在數之網上討論下,本土行動只有支持或反對來評核外來人,一直堅持著不拆不遷皇后碼頭。要是不同意這點,就有人跟我一直說,一直談公共空間、保育,似乎要直到反對的人支持為止。

    但我想尋求真正的討論,本土行動的意見有好的也有不好的,反本土行動或者說其他外來人的聲音也不一定是全壞的。可是根本就皇后碼頭的立場不放下,就甚麼也討論不到。

    討論一個雙贏的方案,令正反兩面也互相讓步,不才是一個民主社會應該出現嗎?我經常問在 UWants 的本土行動成員,難道政府這次完全依照本土行動的方案,無視我們這些聲音,就會是一個大家想要的民主社會?一直沒有人正面答這個問題,多是繼續就皇后碼頭的價值兜圈。如果可以的話,我亦想看看這個 blog 本土行動成員的回應。

  10. Diki,

    明白你的觀點,也很開心看到不同的意見能在理性的基礎上有所討論。

    民間方案的技術問題,到底是否可行,政府方面一直沒有公開的討論和回應(即哪一點不可行),那麼民間的專業人士也無從提出解釋或解決方法。

    但我認為討論至此,民間的方案是否可行已不是重點,說到底是兩套不同的價值觀吧。在這個層面上,相信我們之間較難彼此說服,因為推得遠一點,是我們對理想城市、理想生活的內容有極不同的想像。

    但有一點我未能同意你。不難從你的語氣中察覺一種替白領呼冤的感覺,覺得你們的利益完全被忽視了。但這幅圖像,未免偏頗。

    首先,香港的城市規劃與發展,一路都是依從「經濟發展」的路在走,也換句話說,過往的「發展」一直都是在拆之上建立的。如果政府的規劃模式與發展方向,與你(或其他中產、白領)正好吻合的話,那就是說,香港一直是依循著你們想要的方向去發展的。而事實,也應是如此。

    只是到了這兩年,把香港的過去拆得所餘無幾了,才萌生了一種新的思維,才有保育人士出來要捍衛歷史文化、公共空間。我這樣說,是想指出,就以中環為例吧,一直都是依你們的利益在進行發展的,所以,不能倒過來說,現在有人要保住中間一塊空間,就彷彿是把你們的利益邊緣了。

    不是這樣的,事實是,以整個中環觀之,大商廈與公共空間的比例,實在相去太遠。

    而公共空間,顧名思義,就是沒有門檻地對所有人開放,並不會把中產、白領拼諸於外。亦正因其沒有門檻,所以不想或不能消費的市民,就有所選擇。但這並不構成公共空間exclusive地只為基層服務這種理解。

    當然,對你來說,一個沒有護衛管理的公共空間或許是毫無意義的,因為當你需要輕鬆一下的時候,你或會選擇去cafe、去bar。

    可是,我想指出,即使不能否認中環有很多白領,但我們亦同時不能否定那個空間裏也有不少基層在討生活吧。因為,畢竟白領總不能真空地存在吧,我的意思是,大公司也總有清潔工人、食店也總有服務員等等等等吧,也不去計其他絕對也有權到中環的人,管他們是捉棋也好、吹水也好。這些也是人,他她們不一定能像你般去酒樓、餐廳消費,那麼買一個飯盒、或自己帶飯, 到一個能夠自在自處的空間吃一頓飯,然後再回到工作崗位為白領一族服務,這個需求,不算過份吧?

    到底在中環,現在是有太多商廈,還是有太多公共空間?而且,現在要爭取保留的,是本來就存在的一個公共空間,甚至不是要去"搶"你們既有的。希望你能看到這點。

    我猜,你或者會說,那麼日後的新海旁一樣有公共空間,那些工人可以到新海旁去。是的,是會有個新海旁。我也無意去忖測新海旁的管理會是如何、屆時是否會是露天茶座林立等。我只想講,以目前新碼頭的人流驟減,即可見那段長路是令人卻步的。你是否要那些人,拿著一個飯盒,穿過商場,步行5-10分鐘,然後才有一個地方可以舒暢地坐下來吃飯?

    我想再強調,現在只是要保留一個一直存在的公共空間,而非在你們既有的利益中去"搶奪"。更不用說,那是一個承載了歷史的公共空間。

    你提到H,我想 inmedia沒有哪個讀者不理解他的想法。其實,他很坦白的,他說消費就是他的文化,他也曾說過生存就是為了享樂之類的話。這是他的人生價值觀,沒有人能夠說好或不好。可是,我們總不能假設所有人都一定要擁抱這套價值觀吧?也不能迫使所有人一定要依從這套價值觀吧?

    沒錯,中環是有很多白領(而中環已經是吻合著白領的消費需要來打造的了),但你們是否也要顧及一下共同存在於區內,其他人的生活需要呢—而如今只是卑微得在要求保留一個既有的空間?

    最後,有些誤會要澄清。你稱碼頭上的布置為暴力,I’m sorry you put it this way, but I’ve to tell you that you’re wrong。若你所指為噴油的話,那是在包上透明膠後才噴上去的。其他張貼的圖片等,並不會損壞建築的。其實,幾個月來一直留守碼頭的朋友,對皇后碼頭是很愛護的,他她們每星期就自行替碼頭做大清洗、通水渠。我想,我不曾見過,比他她們更愛護這個城市的人。稱他她們為暴力,實在為過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