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回顧、反思和展望 Revisits and Reflections

8月8奧運日–為公義打氣,為公民喝采!

多謝影行者朋友們做這封錄像信,juilian, 我們都支持您!

8月8奧運日–為公義打氣,為公民喝采!

早前在深水埗被差人打卻被告襲警的謝德文比較幸運, 遇到明察秋毫的法官, 和不擅講證供的差人–但不是人人都咁好彩。

收到極壞消息, 一名為保育皇后碼頭被警察踩到胸骨碎裂但卻被告襲警的市民– 馮炳德 –早前因襲警罪成要挨坐兩個月監。 本來將於8月9 日出監, 但律政署竟然 選擇在8月8日要他提堂, 再告他另一單襲警! 實行唔俾佢出來,出獄無期, 打殘佢! 而更悲涼的是, 這次所謂「襲警」,根據報導, 也只不過是警察自己跌底話佢撞……
一個放棄高薪工作而無償參與社會事務的公民, 不應得到如此對待。
請大家都關心一下這位熱心的市民…

該案的事發日報導及其他相關警權消息:
白色恐怖與公民社會

廣告

4 則迴響

Filed under 皇后碼頭 Queen's pier, 回顧、反思和展望 Revisits and Reflections, 影音資料 Audio-Visual Materials

墮進黑洞--皇后兩示威者襲警罪成的前後

墮進黑洞--皇后兩示威者襲警罪成的前後

馬楚明與馮炳德兩位本土行動成員,於去年八月一日,反對政府清拆皇后碼頭時,與警方發生衝突,後來被控「襲擊在正當執行職務的警務人員」罪。昨日(27/6/2008)於東區裁判法院被判罪成,裁判官周燕珠以取得「背景報告」為由,把他們還柙至七月十一日才作具體判刑。

本土行動與其他民間團體經常批評警方及律政署「政治檢控」或「選擇性檢控」,但我這裡先不預設這種立場,反而細緻看一下這次司法程序中的兩個值得大家注意的問題。

該控甚麼罪?

檢控某人襲擊警務人員,一般可選擇兩個可能:

1. 第212章《侵害人身罪條例》36條(b),「襲擊在正當執行職務的警務人員」罪, 即「襲擊、抗拒或故意阻撓在正當執行職務的任何警務人員或在協助該警務人員的人,最高可判監兩年。」

2. 第232章《警隊條例》63條,「任何人襲擊或抗拒執行職責的警務人員,或協助或煽惑任何人如此襲擊或抗拒,或在被要求協助該執行職責的人員時拒絕協助,或意圖妨礙或拖延達到公正的目的而提供虛假資料,以蓄意誤導或企圖誤導警務人員,循簡易程序定罪後,可處罰款$5000及監禁6個月。」

前者最高判刑是兩年監禁,後者只是六個月,而律政署最後決定取前者而棄後者,顯然認為案情嚴重,想達到較重的阻嚇作用。

我們當然無法知道律政署真正在考慮甚麼,主控官在庭上不斷強調案情嚴重,雖然,所有據稱被襲警員也是皮外傷。的確有一些襲警案例是取後者,即刑罰較輕的罪,從過去資料上看,不見得這些案例就是比馮及馬被指控的要輕微。例如,在2007 年10 月1 日,一名男子在保釋期間,在便利店偷取洋酒,被警員截停,在拘捕過程中上訴人拒捕,令警員右額受傷。結果,這名男子也只被控《警隊條例》63條,就這條罪他被判四個半月。(他曾就其他刑期上訴,高等法院的裁決在此)

為甚麼要被「拋(入監牢)」兩個星期?

所謂還柙,其實就是在荔枝角收柙所坐牢兩個星期,等候最後的判刑。馬楚明的律師馬浩輝曾申請即時「保釋等候上訴」(bail pending appeal),但裁判官周燕珠指,由於還未被判刑,所以無從上訴。有法律界人士指,兩名被告就如被拋進一個黑洞,他們被判罪成,所以以往的保釋候審不再適用,但又沒有被判刑,無從上訴。再者,由於還沒有判刑,所有程序需要在區域裁判法院中進行,所以,亦不可能向高等法院申請。

被告兩名律師嘗試作最後努力,向法官申請「保釋等候報告」(bail pending report),他們指,馬楚明與馮炳德願意接受任何保釋條件,包括保釋金與定期到警署報到,既然沒有任何過往記錄顯示兩人會潛逃,所以,法庭應該接受。但主控官不接納,他的理由簡單得令人不可置信,他只是說有理由相信他們可能會違反保釋條件,至於為甚麼,他沒有明說。而裁判官周燕珠則說,由於《侵害人身罪條例》36條(b)的正常判刑(norm)是監禁,而又看不到任何例外情況(exceptional circumstance),兩人既然不認罪,沒有顯示悔意,故此不會考慮社會服務令,可以肯定的是,二人會被判監,既然是這樣,還柙沒有問題。裁判官認為,如果現在准許二人保釋,會「發放錯誤訊息」予他們及公眾。

整天在東區裁判法院聽審,只令人覺得小市民很無助,也許由他們被控36(b)開始,兩人已墮進一個難以施力的黑洞。我們目睹囚車離去,也不知該說甚麼。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回顧、反思和展望 Revisits and Reflections, 最新活動 ﹣﹣ 一起來參與 Recent Activities

人在皇后 Queen’s Pier

人在皇后 Queen’s Pier

拍攝:自治八樓+影行者
剪接:林森
地區:香港
年份:2007/8
語言:廣東話
片長﹕90分鐘

Shoot:Autonomus 8a,v-artivist
Edit: Lam Sam
Region: Hong Kong
Year: 2007/08
Language:Cantonese
Length: 90mins

在主流媒體的洗刷後,保衛皇后碼頭運動裡的人,
很多時給人的印象頂多只是一班激進的示威者。
但其實在整個運動之中,存在著很多不同背景的人,
他們每一個都有不同的信念,身處在共同的一個社會運動之中,
每日經歷著喜、怒、哀、樂,
能夠維繫在一起的,
就只是相信自已的參與,能夠改變一些被認為不能改變的東西。
清場過後,皇后碼頭被圍板重重圍困。
輸了嗎?
沒有。
因為仍然有人嘗試,繼續與運動去發生關係,
想去改變那些「不可能」。

放映時間:
2007年11月24日(六) 晚上七時半
地點:獨立媒體 In-media
地址:灣仔軒尼詩道365號富德樓9字樓

2007年12月2日(日) 晚上七時半
地點:中環愛丁堡廣場

Show Time:
24/Nov/2007(sat)1930
Venue: In-media
Address:9/f Foo Tak Bldg, 365 Hennessy Rd, Wan Chai, Hong Kong

Show Time:
2/Dec/2007(sun)1930
Add:Edinburgh Square, Central

1 則迴響

Filed under 皇后碼頭 Queen's pier, 街頭抗爭 Streets Actions, 回顧、反思和展望 Revisits and Reflections, 影音資料 Audio-Visual Materials, 最新活動 ﹣﹣ 一起來參與 Recent Activities

天星鐘聲For Whom the Bell Rings

天星鐘聲
For Whom the Bell Rings
放映時間:
2007年11月18日 (日)日晚上七時半
地點:中環愛丁堡廣場

剪接:鄭健業
拍攝:自治八樓+影行者
製作:自治八樓
地區:香港
年份:2007年
語言:廣東話

Editing: Cheng Kin-yip
Shooting: Autonomous 8a, V-Artivist
Production: Autonomous 8a
Region: Hong Kong
Year: 2007
Language: Cantonese

在天星碼頭停用,一部份已被拆毀而鐘樓仍在垂死掙扎的時候,幾個朋友,一次闖入天星鐘樓的行動,把『市民參與,重新規劃』;『停手』的橫額掛在鐘樓上,敲響要捍衛公共空間;要城市規劃民主化的鐘聲,向政府只傾斜於地產商的發展作出反抗。

妳/你還記得06年12月爆發闖入工地阻止天星碼頭工程進行的行動嗎? 當時,妳/你可能在家中看電視或報紙了解天星事件。但是,從來我們生活在被政府/資本家所控制的社會,全世界的資源(物質、空間、資訊傳播等等)全部被它們壟斷。它們利用傳媒和教育不斷施行集體洗腦,傳媒機器為了配合政府所說示威者是『暴民』、『搞事』的形象,利用抹黑的手段,只報導示威者與警察衝突的場面,而示威者在直接行動背後的所思所想都從不報導。在這前題下,錄像成為社會運動十分重要的武器,用來去表達、去拍攝、去記錄、去發放、去放映、去抵抗、 去揭示真相!

延伸閱讀 Links:

Beyond the stars: beyondthestars.wordpress.com

皇天后土 人民規劃:vart.wordpress.com

香港獨立媒體:從保衛天星皇后碼頭到重認我城歷史(零七年八月三十一日更新)

保衛天星皇后碼頭及人民規劃中環運動(五月十三日凌晨更新)

When the Star Ferry Pier was suspended and a part of the Clock Tower was demolished, a group of friend intrude into the tower and put the banners of “Citizen Participation, Re-plan” and “STOP” on it. It brings the messages of defending public spaces and democratization of urban planning.

Do you still remember the incident of intruding into the Star Ferry Pier and prohibiting the demolition in December of 2006? You might be staying at home watching the TV or reading the newspaper to know about the Star Ferry Pier issue at that time. However, we are always living under the control of government and capitalists. All resources in the world (material, space, media, etc.) are monopolized by them. They wash our brains by media and education. Media actually works as machines. In order to cooperate with the government, media reports protester with negative titles. They show the conflicts between protesters and police only, without demonstrating any thinking of the protester behind the direct action. Video recording becomes a very important weapon of social movement. It helps to express, to shoot, to record, to spread, to show, to resist and to tell us the truth.

Show Time:
7:30pm, Sunday, 18th November, 2007.
Venue: Edinburgh Square, Central

2 則迴響

Filed under 回顧、反思和展望 Revisits and Reflections, 天星與藝術創作 Star Ferry Movement & Art, 影音資料 Audio-Visual Materials, 最新活動 ﹣﹣ 一起來參與 Recent Activities

《天星一年前/後》Star Ferry Pier Central – One Year

這個星期日和下個星期日,在灣仔城邦書店三樓有關於"天星事件"一年前後的研會,希望各位可以來參加,並分享個人的經驗和感受!!!!

同場有《天星一年》攝影展舉行。請廣傳資訊給朋友們,謝謝!!!

研討會(一):2007年11月11日下午三時至五時
題目:《天星一年前/後》
地點:灣仔城邦書店三樓(灣仔軒尼詩道235號)
嘉賓:朱凱迪 (本土行動),鄭敏華 (SEE網絡)
對談攝影師:李永倫,許行一,伍偉昌

研討會(二):2007年11月18日下午三時至五時
題目:《天星-藝術介入社會》
地點:灣仔城邦書店三樓(灣仔軒尼詩道235號)
參與藝術家:曾德平,花苑
對談攝影師:朱迅,梁仕昌,梁萬斯

天星一年‧攝影展

展覽詳情:
不同作品.不同地點

地點(一):上海街視藝空間側櫥窗(九龍油麻地上海街404號地下,油麻地地鐵站A1出口)
日期:2007年11月4日至25日
時間:下午一時至八時,逢星期一及公眾假期休息

地點(二):灣仔城邦書店三樓(灣仔軒尼詩道235號)
日期:2007年11月11日至18日
時間:上午十一時至晚上九時
參與攝影師:朱迅,李永倫,梁仕昌,梁萬斯,許行一,伍偉昌

You are invited you join our seminars about “Star Ferry Pier Central – One Year" on the coming and following Sundays (11 and 18/11/2007). Please check the details below:

Besides, pls also enjoy our photo exhibition in the same venue:

Opening and Seminar 1: 3-5pm, 11 Nov 2007
Title: Central Star Ferry Pier (before/after 11 Nov 2006)
Venue: 2/F Cite Bookshop (235 Hennessy Road, Wanchai)
Guests: Chu Hoi Dick (Local Action), Patsy Cheng (SEE Network),
Sharing Photographers: Arnold Lee, Yvette Hui, Stanley Ng

Seminar 2:3-5pm, 18 Nov 2007
Title: Star Ferry Pier – When Art meets Society
Venue: 2/F Cite Bookshop (235 Hennessy Road, Wanchai)
Artist Guests: Kith Tsang, Karden
Sharing Photographers: Birdy Chu, Ronald Leung, Bendick Leung,
Star Ferry Pier One Year (before / after 11 Nov 2006) Photo Exhibition

Exhibition details:

Venue(1):Shanghai Street Artspace Display Windows (G/F, No. 404 Shanghai Street, Yau Ma Tei, Kowloon. Exit A1, Yau Ma Tei MTR Station)
Date:4-25 November 2007
Time:1-8pm (Closed on Mondays & Public Holidays)

Venue(2):2/F Cite Bookshop (235 Hennessy Road, Wanchai)
Date:11-18 November 2007
Time:11am-9pm

Photographers participated: Birdy Chu, Arnold Lee, Ronald Leung, Bendick Leung, Yvette Hui, Stanley Ng

1 則迴響

Filed under 回顧、反思和展望 Revisits and Reflections, 天星與藝術創作 Star Ferry Movement & Art, 最新活動 ﹣﹣ 一起來參與 Recent Activities

這些回應很值得看,寫得詳盡和有條理,所以也post出來

#
Diki
August 14th, 2007 at 11:11 pm

你好,我本身是不支持本土行動的所作為的,但我亦不是完全否定你們。只是我覺得應該從中取得平衡點,而不是一味堅持你們的立場。

本土行動經常談到找了不少專業人士來研究,我不是質疑專業人士的資格,而是一個關乎香港的工程,是否單是工程師、建築師和規劃師的意見就能決定?經濟和環境的考慮,以及工程期間對市民的影響,亦是重要的因素。

就人工湖的方案而言,我單是看已經想到垃圾積存和臭味的問題。新界不少河樓和湖也是類似這樣以水道連接公海,可是其污染情況有多嚴重大家有目共睹。在那僅僅四版我看不到有這方面的資料,但至少在政府的回應 (即使你認為欺騙也好),有提到利用 “海底隧道” 方案,可以大大減少填海,但代價就是垃圾積存。

至於公共空間,我是同意獨立媒體 hevangle 的那篇文章的,到底如何定義公共空間呢?本土行動就公共空間的定義一直都很含糊。匯豐總行地面、交易廣場噴水池那些算不算公共空間呢?兩者都完全符合市民可以聚集、休憩的定義。而至談到於商場的功用時,本土行動卻一直否認其存在性,認為要還於基層。但在中環的人還有多少住宅和基層呢?當佔中環大部份「人口」(指工作的人)也是白領,每天面對的是餐廳酒樓全不夠位,連在一間餐廳吃飯也很困難的時候,是否仍需考慮劃分一些地方供露宿者、老人家、釣魚人士和閒逛的人?白領也是香港人,他們也要聚集的地方。我認為不能說甚麼基層人士要公共空間便幾乎將整個填海區劃為休憩用地。

談到本土行動本身,沒錯我反感的不是本土行動的立場,是本土的”行動”。破壞碼頭、與警方衝突、發出甚麼有權移走水碼的最後通牒,當有人質疑這些行為時,本土行動的回應來來去去都是傳媒欺騙我們。到有人貼了現場實景的影片和照片,卻辯稱塗鴉是藝術,警方沒有權驅趕,你們卻有權之類。這樣不合理的暴力行為,試問叫人怎樣去接受你們?加上,我於獨立媒體某個主題裡進行「討論」時,一直發現本土行動成員多是自話自說,你們會很用心寫成千上萬的文章去令人站在你們這邊,卻完全沒誠意去放開自己的執著和堅持去和反對本土的聲音討論。本土行動的印象在我眼中越來越差亦並非無原因的。
#
Diki
August 14th, 2007 at 11:19 pm

我本身也反對興趣軍事碼頭,可是在數之網上討論下,本土行動只有支持或反對來評核外來人,一直堅持著不拆不遷皇后碼頭。要是不同意這點,就有人跟我一直說,一直談公共空間、保育,似乎要直到反對的人支持為止。

但我想尋求真正的討論,本土行動的意見有好的也有不好的,反本土行動或者說其他外來人的聲音也不一定是全壞的。可是根本就皇后碼頭的立場不放下,就甚麼也討論不到。

討論一個雙贏的方案,令正反兩面也互相讓步,不才是一個民主社會應該出現嗎?我經常問在 UWants 的本土行動成員,難道政府這次完全依照本土行動的方案,無視我們這些聲音,就會是一個大家想要的民主社會?一直沒有人正面答這個問題,多是繼續就皇后碼頭的價值兜圈。如果可以的話,我亦想看看這個 blog 本土行動成員的回應。

#
熊一豆
August 15th, 2007 at 5:28 pm

Diki,

明白你的觀點,也很開心看到不同的意見能在理性的基礎上有所討論。

民間方案的技術問題,到底是否可行,政府方面一直沒有公開的討論和回應(即哪一點不可行),那麼民間的專業人士也無從提出解釋或解決方法。

但我認為討論至此,民間的方案是否可行已不是重點,說到底是兩套不同的價值觀吧。在這個層面上,相信我們之間較難彼此說服,因為推得遠一點,是我們對理想城市、理想生活的內容有極不同的想像。

但有一點我未能同意你。不難從你的語氣中察覺一種替白領呼冤的感覺,覺得你們的利益完全被忽視了。但這幅圖像,未免偏頗。

首先,香港的城市規劃與發展,一路都是依從「經濟發展」的路在走,也換句話說,過往的「發展」一直都是在拆之上建立的。如果政府的規劃模式與發展方向,與你(或其他中產、白領)正好吻合的話,那就是說,香港一直是依循著你們想要的方向去發展的。而事實,也應是如此。

只是到了這兩年,把香港的過去拆得所餘無幾了,才萌生了一種新的思維,才有保育人士出來要捍衛歷史文化、公共空間。我這樣說,是想指出,就以中環為例吧,一直都是依你們的利益在進行發展的,所以,不能倒過來說,現在有人要保住中間一塊空間,就彷彿是把你們的利益邊緣了。

不是這樣的,事實是,以整個中環觀之,大商廈與公共空間的比例,實在相去太遠。

而公共空間,顧名思義,就是沒有門檻地對所有人開放,並不會把中產、白領拼諸於外。亦正因其沒有門檻,所以不想或不能消費的市民,就有所選擇。但這並不構成公共空間exclusive地只為基層服務這種理解。

當然,對你來說,一個沒有護衛管理的公共空間或許是毫無意義的,因為當你需要輕鬆一下的時候,你或會選擇去cafe、去bar。

可是,我想指出,即使不能否認中環有很多白領,但我們亦同時不能否定那個空間裏也有不少基層在討生活吧。因為,畢竟白領總不能真空地存在吧,我的意思是,大公司也總有清潔工人、食店也總有服務員等等等等吧,也不去計其他絕對也有權到中環的人,管他們是捉棋也好、吹水也好。這些也是人,他她們不一定能像你般去酒樓、餐廳消費,那麼買一個飯盒、或自己帶飯, 到一個能夠自在自處的空間吃一頓飯,然後再回到工作崗位為白領一族服務,這個需求,不算過份吧?

到底在中環,現在是有太多商廈,還是有太多公共空間?而且,現在要爭取保留的,是本來就存在的一個公共空間,甚至不是要去”搶”你們既有的。希望你能看到這點。

我猜,你或者會說,那麼日後的新海旁一樣有公共空間,那些工人可以到新海旁去。是的,是會有個新海旁。我也無意去忖測新海旁的管理會是如何、屆時是否會是露天茶座林立等。我只想講,以目前新碼頭的人流驟減,即可見那段長路是令人卻步的。你是否要那些人,拿著一個飯盒,穿過商場,步行5-10分鐘,然後才有一個地方可以舒暢地坐下來吃飯?

我想再強調,現在只是要保留一個一直存在的公共空間,而非在你們既有的利益中去”搶奪”。更不用說,那是一個承載了歷史的公共空間。

你提到H,我想 inmedia沒有哪個讀者不理解他的想法。其實,他很坦白的,他說消費就是他的文化,他也曾說過生存就是為了享樂之類的話。這是他的人生價值觀,沒有人能夠說好或不好。可是,我們總不能假設所有人都一定要擁抱這套價值觀吧?也不能迫使所有人一定要依從這套價值觀吧?

沒錯,中環是有很多白領(而中環已經是吻合著白領的消費需要來打造的了),但你們是否也要顧及一下共同存在於區內,其他人的生活需要呢—而如今只是卑微得在要求保留一個既有的空間?

最後,有些誤會要澄清。你稱碼頭上的布置為暴力,I’m sorry you put it this way, but I’ve to tell you that you’re wrong。若你所指為噴油的話,那是在包上透明膠後才噴上去的。其他張貼的圖片等,並不會損壞建築的。其實,幾個月來一直留守碼頭的朋友,對皇后碼頭是很愛護的,他她們每星期就自行替碼頭做大清洗、通水渠。我想,我不曾見過,比他她們更愛護這個城市的人。稱他她們為暴力,實在為過了。

10 則迴響

Filed under 皇后碼頭 Queen's pier, 回顧、反思和展望 Revisits and Reflections

本土與當代 ––後後九七的香港社會與藝術行動

本土與當代 ––後後九七的香港社會與藝術行動 — 劉建華

(為上海moca《地軸轉移-香港藝術家對香港回歸十周年的回想》展覽場刊所寫文章)

“Local Action” and the Contemporaneity of Art in Post-Post 97 Hong Kong(English Abstract) — Jaspar LAU Kin Wah

1 則迴響

Filed under 皇后碼頭 Queen's pier, 回顧、反思和展望 Revisits and Reflections, 天星與藝術創作 Star Ferry Movement & Art